文章查看
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招聘 >
回忆七十年代的民兵生活
来源:http://www.tamilfilmdirectorsassociation.com 作者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9-21 14:56 * 浏览 :

  我听了教练的话,充满信心,卧倒地上,沉着镇定从准星寻找目标,我扣动了板机,“突叭”一声,子弹带着啸声向靶飞去。教练走近身边说:你刚才太过紧张了,射出瞬间枪托下压,子弹向上飞了,你要镇定才能打中目标。经过半年的艰苦训练,我们大队民兵能够胜任镇上的任务了。

  上世纪七十年代未,当时全国还继续落实毛“大办民兵师”的。1977年我高中毕业后回乡务农,我们大队在1977年至1978年招收了最后一批民兵,我有幸加入了民兵队伍。

  博贺镇博美大队民兵有着光荣的传统。早在五、六十年代,蒋介石“”时,博美大队民兵负责守护祖国最南边陲海防线,在博贺“三八林带”里挖战壕、建哨所,日夜巡逻,为坚守祖国南大门作出了贡献。七十年代未的民兵虽然没有五六十年代时任务艰巨,但肩负着全镇主要单位的守护任务。

  我们大队是民兵营建制,设营长一名。当时民兵是半脱产的,每月有半个月的时间集训,平时就参加农业生产劳动。民兵们参加军事训练十分认真刻苦,博贺镇武装部委派2名专干来培训。炎夏酷热,烈日灼人,队员们都满头大汗,湿透,但没有一个人叫苦。经过半个月集训,出操、方步等要领大家都娴熟了,教练大家起枪、肩枪、放枪的基本动作,然后射击。在木麻黄树下,树影婆娑、海风习习,大家虽然感到惬意,但是训练十分严格。林地里每隔一米就垒起一个小山堆,修筑成每人一掩体。为了,每次前都拆些木麻黄树桠铺垫着山堆。随着教练“起立、卧倒,卧倒、起立”的口令,大家紧张机械地着。开始大家动作不整齐,有的站立了有的还卧躺在地。特别是女民兵动作缓慢,跟不上节奏。几个小时下来,动作整齐了但个个骨头像散了架一样,大家感叹比烈日下还要累。休息时,女民兵也不怕羞涩,躺在地上,看白云飘荡、听潮声击拍,粘上了林麻黄树毛也全然不顾。

  瞄准可不是轻松活儿。我按照教练的说法,枪放在山堆,枪后托顶着右肩膀,左手向前抄底握着枪管下,右手弯成7字型,食指扣着扳机,脑袋侧向右边,脸贴着枪杷,眯着右眼,向前瞄准。但是前方目标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朦胧,老在枪口飘动。教练走近来说:瞄准时要屏住呼吸,眼睛盯住前方,做到缺口、准星、目标三点成直线,缺一不可。我全神贯注,掌握了要领,做到身、心、眼、神互通,终于学会了瞄靶,虽然练得精疲力尽,但心里十分欢畅。

  最紧张刺激的是实弹射出投弹。第一次实弹射击是百米距离,每人五发子弹。报靶人插好靶后吹了三声哨子,缩到后面掩体。首先是男队员射,五人一组。轮到我上阵了,我看了看教练,心头嘭嘭直跳。教练鼓励我说:保持镇定,瞄准时要屏住气,把靶心当成是敌脑,成功的。我听了教练的话,充满信心,卧倒地上,沉着镇定从准星寻找目标,我扣动了板机,“突叭”一声,子弹带着啸声向靶飞去。子弹射出枪膛时反作用力往臂膀一撞,我向后一颤。第一轮射击后,报靶员,报到我的靶时,报靶员对着靶反复查看都不见弹痕,只好举起手中旗子,轮了个大圆圈。完了,脱靶吃了零蛋。教练走近身边说:你刚才太过紧张了,射出瞬间枪托下压,子弹向上飞了,你要镇定才能打中目标。后来我不慌不忙,完成了最后四次射击,取得总分36分的中等成绩。

  经过半年的艰苦训练,我们大队民兵能够胜任镇上的任务了。武装部委派我们到镇内几大单位夜场,如、油库、粮站、电影院等。我们分成几个小组,轮流到几家单位守护。如果捉到,任务繁重,就要从其他小组抽调人员,分三班通宵,直到或才能解除任务。最轻松最惬意的工作是电影院,可以观看电影,享受“免费电影大餐”,电影《小花》、《三打白骨精》、粤剧《十五贯》等就是那时欣赏的。

  每个月领到补助时,大家欢聚一堂,以茶当酒,糖果当菜,边吃边畅谈参加民兵后的点滴趣事。我虽然经历民兵生活不久,但从中历练出的坚毅意志和团队,为我的人生增添了无穷的动力。